健康熱線:0757-22318000
您現在位置:南方醫科大學順德醫院 > 新聞公告 > 醫院新聞 > 瀏覽文章

【必勝!】客廳方艙“歸零”,江邊亮燈致敬!
來源:鄧曉龍、肖強、劉穎  作者:岑婉梅  添加時間:2020年03月10日   點擊數:0

    東西湖方艙醫院(客廳方艙醫院),是武漢市規范最大的一家方艙醫院,近一個月來共收治了1700多名輕癥和普通患者,匯聚了來自全國各地20支醫療隊,以及武漢市1100多醫護人員。今天上午,隨著最后70名患者出、轉院,東西湖方艙醫院正式休艙。至此,東西湖方艙結束了他的歷史使命。我院第一批援鄂醫療隊的三名隊員鄧曉龍、肖強、劉穎,同時也是到此支援滿月之際,依依不舍的與武漢的同行在東西湖方艙醫院告別,他們心中感慨萬千。

鄧曉龍——援鄂醫療滿月紀 

    在滿月之際,方艙休艙,這來之不易的時刻離不開方艙內每一個人默默貢獻和付出,也飽含著我們醫療隊每一位隊員辛勤的汗水。抵鄂首日,我被任命為廣東省援助湖北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醫療隊領隊,同時臨時第三黨支部宣告成立,我被任命為支部書記,肖強同志任組織委員。重擔在肩,在困難面前需要巨大的勇氣和擔當,充分發揮黨員先進模范作用,不畏風險,用行動踐行初心和使命。醫療隊共15人,由呼吸科、消化科、感染科及ICU的骨干醫護人員組成,其中醫生5人,護士10人,來自佛山不同的8家醫院,緊緊的凝聚在一起,像一個溫馨的大家庭。

    此刻,我們現在可以說,東西湖方艙醫院成功實現了‘三個零’的目標,即患者零召回、醫護零感染、病人零死亡。“休艙”前的最后幾小時,仍要站好“最后一班崗”。從一早開始,我們醫療隊的醫生護士們就開始一一清點監護儀、呼吸機、氧氣袋等設備物資,做好歸集整理,做好交接工作。即將要告別戰斗了一個月的“戰場”,我們也充滿了依依不舍。

    中午時分,我們一個個查房,與患者最后一次交代病情和注意事項。醫患相約,要去順德吃正宗的早茶,要來武漢賞櫻花。“只要我們活著就有機會,我們要好好活著!”出院的患者劉阿姨說。

    近一個月的方艙醫院運行表明:黨中央的決策十分英明。雖然最初我們進艙時情況有些無序,各醫療隊的診療也存在標準不統一的問題,但隨著方艙醫院領導、專家層迅速擬定的一項項制度、措施出臺,我們的運行很快正常了。比如CT,醫生提看法,艙內專家組會商,還存在分歧就遞交專家委員會會商。這其中,我們的隊員們發揮了很好的作用。

    從剛進來方艙醫院上班時的緊張期待,到與患者之間建立和諧關系,就象老朋友一樣無話不談,再共同學習手語舞《真心英雄》、鬼步舞,見到他們可以出院或轉院,為他們感到高興。而昨天方艙內有個特殊的活動,來自廣東省醫療隊、新疆兵團醫療隊及武漢醫療團隊全體醫護人員在方艙醫院周俊輝副院長帶領下,特別策劃了主題為《同心抗疫,我們在一起》的詩歌朗誦舞蹈活動。醫患同心抗疫,必將迎接勝利曙光的到來。

    《真心英雄》——不經歷風雨,怎么見彩虹。就象未來武漢之前一樣,對這一場的疫情攻堅戰有過害怕,有過迷茫。但是從第一次與新冠肺炎患者接觸后,那種不安,那種的迷茫,那種的害怕變得坦然。這一次的疫情就是一場的風雨,只有經歷過才可以體會其中的含義,其中的感情,讓我真正明白英雄的真諦。

    方艙休艙,我們真情地揮手告別,戰斗告一段落,但疫情還未結束,我們將原地休整、待命。曙光在前,全體隊友將堅持不懈、戒驕戒躁,為奪取疫情防控阻擊戰的最后勝利而繼續奮斗。

 

肖強——他們想繼續歸我們“管” 

    方艙醫院場地大,病友經常四處走動,加上語言因素,病人和醫生的交流比較困難。我們醫療隊進駐之后,通過微信管理的模式,將病人進行了梳理和整合,起到很好的作用。因為醫生沒有手機,只好在病區先用病友手機添加自己為好友,然后再逐一添加其他病友,同時按照區域劃分,逐個建群管理。

    病友將自己的狀況及時報給醫生,醫生再根據病人情況及時調整檢查和治療安排。這個方法效果良好,很快在全院推行,不但緩解了一名醫生管理100多名病友的工作壓力,也解決了病友的需求。

    其實在方艙醫院治病有沒有特效藥,心理治療很重要的。每次查房,都會盡可能地跟患者聊聊天,了解他們的生活,問一下家庭的情況。聊天之后,他們感覺你是真心的,就會很配合治療。我們的醫療隊員與患者們結下了深厚的情緣。當聽到C艙關閉,部分患者合并到AB艙的消息時,不少患者都跟我們隊員們說,他們想繼續歸廣東醫療隊管理,不想走。

    人是群居動物,人除了基本的生活需求還有精神需求,特別是現在身處武漢疫區的人民和醫護工作者。這次的疫情,這次的方艙模式,對醫生,對病人,對醫患之間,都是陌生的,未知的。而就是這次,就像一次情感的破冰之旅,拉近了彼此的距離,醫生不再是病友不舒服時才叫的人,病友也不再有讓醫生擔心自己有沒有照顧好他們的那種距離感。人與人之間的間隔正在融化。

    就像出院的患者王伯說的,希望疫情早日結束,等武漢這座美麗的城市又恢復從前的喧囂繁華,我們可以相約在春天里,仔細看看脫掉口罩后彼此的面容,你們不是這座城的匆匆過客,而是武漢最美的朋友。請你們留下來,自由自在地賞花、郊游,吃碗武漢熱干面。

    來武漢這個月,每天都是在駐地和方艙“兩點一線”,看到的只是上下班路上沿途的風景。我一定會再來武漢,好好看看這座城市的樣子。

 圖片2_副本.png

方艙醫院的日常

  

劉穎 

    我們剛到方艙醫院上班的時候,經歷了一段一個醫生管理100來個病人的高峰時期,那個時候醫院剛剛修建好,這不僅是對于醫生來說很挑戰,對于患者來說,這也是個十分陌生的環境。很多患者和家里人分隔在不同的地方治療,有些家庭甚至陰陽兩隔,加上當時就診的人數多,地方相對顯得狹小、擁擠,絕大多數患者對未來的人生都是持一種低落、焦躁的情緒。

    每天查房,都很難往前移開步子,很多病人都搶著要拿資料給我們看,想知道自己的病到底有多嚴重,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里。他們并不理解核酸陰性、陽性意味著什么,他們看到胸部CT反復檢查都寫毛玻璃樣病變,但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有沒有恢復。他們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有傳染性,他們不知道口罩應該怎么樣正確佩戴,他們不知道直接用84洗手消毒會損害自己的皮膚,他們不知道應該吃什么藥、應該吃多久的藥,他們不知道什么時候應該復查核酸和胸部CT,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未來還有沒有機會和家人見面......

    一大堆患者的病情告知外,我們還需要從這些患者當中篩選中有重癥傾向的患者,及時聯系轉院。

    有位60多歲的爹爹,在我凌晨夜班查房的時候怯生生的叫住我,說想出院,想回家,家里還有尸骨未寒的老母親等著辦喪事。他說既往身體健康,這次沒有任何癥狀,只因為密切接觸了新冠患者,做完檢查就被送來了方艙醫院。但是當晚護士報告的血氧飽和度指標一直不好,波動于91-95%。下午在服用硝苯地平的情況下,血壓多次檢測均在180-190/100-110mmHg,這名患者是重癥傾向的高危患者。而他對自己的病情一無所知,除了聯系總值班,及時找尋床位轉院,我還要攻克他心理那關,讓他知道自己的病情、配合轉院。這個病人的處理耗時將近1.5個小時。

    這里的患者以50-60歲居多,學歷也偏低,甚至部分患者從小到大沒有接受過任何教育,怎么樣讓更多的人能夠了解到新冠疾病,了解到自身的康復訓練和生活中需要注意的小知識。我想簡簡單單的發送科普文章、用一句“你的病情還行”是絕對達不到理想效果的。于是,我想給大家上上課,用最簡單、最樸實的語言讓大家了解自己的病情,了解新冠知識。而這一開始就持續到現在,每個班,我都會抽出20分鐘到半個小時為大家授課,讓大家心里有底,更安心的在這里接受治療。

    此外,我不是每天上班,為了更好的觀察患者的病情,我添加了一些重點病人的微信,方便他們在需要的時候及時可以向我求助,讓他們知道有個醫生會一直陪伴著他們,我知道,這樣會讓他們更有信心。

    有人問我,劉穎,你在艙內做了些什么工作?這些就是我的工作,它沒有驚天動地,它簡簡單單、普普通通。你問我沒有煩惱的時候嗎?有,被患者不理解的時候,被壓力包裹的時候,感覺無可奈可的時候,我也曾經哭出聲來。每次上班六個小時,我基本上從頭忙到尾,帶著厚厚的防護,經常面臨缺氧,我也有頭暈腦脹、惡心反酸、心慌胸悶,但是,比起新冠肆虐期間,受苦受難的武漢人,這又算得了什么呢?

    在這里,希望很重要,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這個相對封閉的空間里,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夠給這里的病人傳遞更多的光明。而現在,我們的隊員們已經開始休整、洗消帳篷......今日,武漢東西湖方艙醫院正式進入休艙期。

 

    沒有一個冬天不會過去,沒有一個春天不會來臨。每天上班路上的花開了,很燦爛,相信武漢的光明也在不遠的未來。

整整一個月的運行,武漢客廳方艙醫院上演了眾多令人感動的暖心故事,點點滴滴匯聚成戰勝疫情的強大正能量。2月12日,方艙內醫生和患者一起跳廣場舞的視頻一時被刷屏,久違的笑容重新浮現在人們臉上。有的忘我備戰高考,有的在閱讀角專注看書,有的練起了太極拳……這些難忘的鏡頭和身影,傳遞出人們的樂觀與堅強。

    運行31天,武漢客廳方艙醫院實現了患者零死亡、醫護人員零感染、安全生產零事故、進駐人員零投訴、治愈人員零復發“五個零”,打造了生命方艙、安全方艙、和諧方艙,成為疫情高峰期開放床位多、收治患者多、運轉效率高的“生命之艙”。

    武漢客廳是武漢城市文化地標,常年舉辦會展、文藝演出等活動。這一次,它溫情容納和收治大量患者,接待了全國各地的醫護人員,演繹了最溫情的關愛、最真誠的扶助,成為寄托著希望與安慰的“生命方舟”,被媒體稱為“武漢人民真正的客廳”。

 

江苏快3